徐克成:氢不仅能治疗新冠,对患者康复也有积极作用

导读:1、氢气有什么生物学作用;2、在新冠肺炎治疗方面,氢氧混合气吸入是如何发挥作用的?3、目前看来,氢氧气的治疗效果如何?4、氢能改善这些新冠肺炎在治愈后留下的后遗症症状吗?

新冠肺炎,让世界焦头烂额。人类史无前例地共同面对同一个灾难和困局。

在人类生命遭到严重威胁面前,医学似乎显得有些无奈,因为我们尚无法在短期内获得对抗这种新型病毒的特殊药物。

在过去几个月抗击新冠肺炎的日子里,中国人民蒙受了巨大痛苦,也经受了锻炼, 开启了智慧,积累了经验。

为了提高新冠肺炎患者生存率,加快症状改善和康复,中国医生再出“奇招”,将“氢氧气吸入”疗法写入《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并应用到临床。

前线报回的初步统计显示,“氢氧气吸入”疗法对几乎所有患者都有改善作用。

目前,全球新冠确诊患者已突破200万。笔者认为,这种简单、安全而有效的“氢氧气吸入”治疗方法值得向全世界推广,让正在经受新冠病毒之苦的人们早日获益。

新冠肺炎的治疗难点在哪?氢氧气吸入为何能帮助患者控制病情?带着这些问题,笔者近日专门请教了国内最早开展氢气控制肿瘤临床研究的徐克成教授。

问:在氢氧混合气吸入疗法被写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之前,相信大多数人对它的生物学作用是很陌生的。氧气我们很熟悉,但是氢气有什么生物学作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答:自从2007年发现氢气能改善缺血-再灌注性脑损害以来,氢气生物学和氢医学已经取得快速进展。目前认为,氢气主要有以下生物学作用:1.抗氧化作用 人体细胞常常处于氧化应激状态,这源于过量活性氧自由基(ROS)的异常氧化潜力。氢气对其他参与正常信号调节的自由基无不良影响,只中和毒性的自由基。2.抗炎症作用 许多细胞学试验表明,在H2从培养体系中消失之后很长时间内,细胞对施加的攻击(例如毒素、辐射、损伤等)仍具有抵抗力,说明H2的抗炎症作用具有持久性。3.抗凋亡作用,保护细胞 H2抑制细胞凋亡的机制主要是抑制Caspase-3和-12的活性。4.调节信号通路 没有信息的传导、联系和沟通,生命过程就不可能进行。作为气体信号调节剂,H2可影响多个信号通路,包括调节NF-κB,促进Nrf2在体内表达,诱导血红素加氧酶-1(HO-1)及其酶促反应。5.维护线粒体功能 线粒体是机体能量生成的“发电机”。氢分子凭借其体积小、高弥散性特点,能快速进入线粒体,保护线粒体(和细胞核)免于遭受急性氧化应激性损害。6.免疫调节作用 氢气可一方面通过激活PGC-1α,增强免疫细胞线粒体的功能,另一方面,氢气通过清除•OH,保护免疫细胞线粒体免受损伤,从而恢复处于耗竭状态的细胞毒性T细胞,解除机体的免疫抑制状态,维持体内免疫平衡。

问:在新冠肺炎治疗方面,氢氧混合气吸入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答: 氢氧气吸入治疗新冠肺炎具有以下几点合理性:

第一,它能够控制炎症,对细胞因子风暴发挥抑制作用。新冠肺炎病人早期症状并不凶险,但是后期突然出现细胞因子风暴,病人很快进入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状态,迅速死亡。细胞因子风暴是新冠肺炎患者由轻症向危重症转化的重要节点,同时也是危重症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

对新冠肺炎尸体的解剖发现,患者的病变主要表现为下呼吸道炎性反应和肺损伤。肺部表现出明显的肺泡渗出性炎症和间质性炎症、肺泡上皮增殖和透明膜形成。有理由推测,病毒颗粒进入呼吸道后,主要感染下呼吸道细胞,触发了一系列免疫反应,如果此种免疫过程失控,则体内细胞因子风暴发生,导致疾病重症化。

中国科学院团队对33例新冠肺炎病人血液30项免疫学指标进行了全面分析。他们认为,因此,IL-6和GM-CSF是引发新冠肺炎患者炎症风暴中的两个关键炎症因子。临床研究已经证明吸入66%氢气和34%氧气的混合气体可以抑制这些炎症因子。

第二,它能够减低人体的气道阻力,保证呼吸畅通。解剖发现,小气道中有大量黏稠度很高的黏液,甚至可以阻碍气道这点与SARS不同。黏液堵塞了气道,患者无法呼吸,导致救治的失败。这启示临床减少气道阻力在治疗中十分重要。而氧疗和无创机械通气对气管狭窄的紧急处理的效果有限。通过对35例严重急性气管狭窄患者的吸气观察发现,吸入氢氧混合气期间,吸气所需气力和气道阻力明显减低。

第三,它能够改善高氧吸入导致的肺损害。现在对新冠肺炎的治疗,常会采用高浓度的氧气吸入,以保持足够的血液氧合作用。但是,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的氧气会导致高氧性肺损伤,从而导致呼吸衰竭,也就是高氧性肺损伤。高氧条件下产生的过多的活性氧(ROS)是高氧肺损伤的主要原因。研究证实,氢的抗氧化和抗凋亡特性可缓解高氧性损伤。

第四,它能够改善呼吸机诱发的急性肺损伤。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进入ICU往往需要用到有创呼吸机来治疗重症呼吸衰竭。但机械通气本身会引起肺部损伤,可以导致远端器官功能障碍和多器官功能衰竭。研究发现,氢通过抑制促炎性介质TNFα、IL-1β、Egr-1和CCL2 mRNA的上调,并诱导抗凋亡基因Bcl-2和Bcl-xL,减少支气管上皮细胞凋亡,从而改善急性肺损伤。

问:目前看来,氢氧气的治疗效果如何

答:2020年2月以来,在中国有数百位新冠肺炎患者自愿接受氢氧雾化器治疗。从目前的初步统计来看,在接受氢氧气吸入治疗1周后,几乎全部患者的症状和外周血氧饱和度均获得改善,疾病严重度下降,并且没有一例病情加重。

基于疗效和安全性,氢氧混合气吸入治疗被写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一般治疗方案。钟南山院士对氢氧气的作用予以高度评价,并将之推荐给国外医学专家。作为中国医疗援外物资,氢氧雾化吸入设备目前正不断向国外输出,希望对国外疫情控制能有所帮助。

问:国外内有报道,一些新冠肺炎患者康复后仍经常感到呼吸不畅,心口疼痛,个别反映嗅觉或听觉异常。是不是意味着新冠肺炎在治愈后有可能留下后遗症?氢能改善这些症状吗

答:我前几天也看到一篇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治愈后的自述。患者是武汉人,摄影爱好者。他表示,尽管已出院一段时间,仍感到呼吸不顺畅,胸口总是隐隐作疼,动作幅度大一点,气就会有点提不上来,气管和喉咙这个地方感觉被东西堵住了。晚上睡觉不踏实,容易被憋气憋醒,很难深度睡眠。他和其他病友交流,不少人反映有这个问题,一个治愈的患者说,走路走快了就喘气,要站住休息下才能继续走路。

不断有来自美国、英国、日本、中国台湾等地报道,新冠肺炎患者的听觉、味觉、嗅觉异常。印度报告大多数新冠肺炎病人有并发心脏问题,有的病人心脏突然停止跳动死亡。这就提示,新冠肺炎对人体的影响,不仅仅止于肺部这么简单。

基于新冠肺炎会引起多器官病变,而氢气对全身各个器官均有作用。包括:可以选择性抗氧化,减少炎症因子风暴的产生;可以抗细胞凋亡,保护细胞不要坏死;可以消除炎症,减少黏液的产生;可以调节信号,让人体保持整体的协调一致;还可以调节人体免疫功能,提高抗病能力。因此我认为,氢不仅能治疗新冠肺炎现症疾病,还能通过对多种器官系统来发挥良性作用,对患者的预后康复很可能也有帮助。

我们注意到,2004年的SARS病毒,据报道有将近20%的SARS患者在感染后9个月内出现肺纤维化。至于说新冠肺炎患者会不会留下后遗症,需要长期观察,现在还不好下结论。但基于SARS和新冠肺炎同属冠状病毒感染,基因组序列具有高度同一性,均呈高致病性。因此对于新冠肺炎可能出现包括肺纤维化在内后遗症的问题,应该采取预防在先的策略。

氢能够抑制炎症因子,缓解和预防纤维化的发生,这在其他疾病中已经得到证实。所以我认为,钟院士提倡氢氧气吸入治疗是具有战略性的考量,有条件的患者都应该及早使用。

问:您是研究肿瘤的,近年来也研究氢气控癌,没想到对氢气和新冠肺炎的关系也有这么深的研究,真让人佩服。在这次全球抗击新冠过程中,您有什么体会和感受?

答:这次新冠肺炎的全球大爆发,大家发现,医疗科技最先进的欧美国家,死亡率都非常高。这就给我们带来一个很大的困惑:究竟现代医学能不能解决现在所面临的疾病问题?

中国在疫情控制和治疗方面都有不少成功的经验,比如中医中药的使用。中医属于传统医学、自然医学,它是将天然的植物组合在一起,配合了人的阴阳五行,对人体进行调理,提高人的整体抗病能力。

自然界讲求平衡。水(H2O)是生命之源,它由氧(O2)和氢(H2)构成。氧对自然界的作用不言而喻。我认为氢同样是大自然馈赠的礼物,它和氧一起来调节人类平衡的。过去人们对氢的认识大多停留来能源燃料方面,对它的生物学特性研究甚少。

我这几年开始研究氢对癌症病人的效果。我常常主张:患者先吸氢一段时间(至少7天,每天3-4小时),再进行完全或不完全冷冻消融,后长期吸氢稳定康复,两者结合或能更大程度强化免疫功能,有望使患者更大程度获得生存受益。在这方面,我仅仅只是开了头,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医生投入氢医学研究中。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能够让氢更好地造福人类。

■氢的传奇网: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吸氢机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