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院士氢氧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

氢的传奇导读:吸入氢氧气的装置有潓美氢氧雾化机等氢氧模式的氢氧呼吸机,也有机器产氢纯氢的,然后纯氢到达鼻孔与空气混合后氢氧吸入的,这种机器有人称之为吸氢机或者是氢气呼吸机

多中心、开放标签试验《氢氧混合气吸入改善新冠状病毒病患者病情》

氢思语摘要点评:在中国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间,氢氧混合气也成为抗击病毒的重要武器,虽然理论上具有抗炎症抗氧化的氢气对肺炎患者可能有一定治疗价值。但是这种工具效果如何需要临床试验证据,钟南山院士带领下,中国7家医疗机构共同努力,从600多名患者中选择了90(44吸氢氧气,46吸氧气)名患者参与试验,研究结果从多个临床指标的对比中发现,氢氧混合气吸入能迅速改善病情,提高病毒感染患者预后,结果显示氢气确实能在抗击新冠肺炎中发挥一定作用。这一研究论文的发表,无疑给陷入水深火热的全球人类带来一个好消息。

研究论文发表在The 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 

不过研究论文只考虑氢气降低呼吸阻力的因素,如果只是这一种原因,显然氦气的作用更好,因为氦气的呼吸阻力更小,也更加安全。这是作者们对氢气抗氧化抗炎症不够坚决的表现。

兄弟别怕,氢气来了!

 Guan WJ, et al. Hydrogen/oxygen mixed gas inhalation improves disease severity and dyspnea in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a recent multicenter, open-label clinical trial. J Thorac Dis 2020;12(6):3448-3452. doi: 10.21037/jtd-2020-057

参与作者单位

1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临床研究中心;

2潍坊卫恩医院呼吸内科;

3武汉市汉阳医院呼吸内科;

4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

5武汉市汉口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

6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

7石首市中医医院重症监护室;

8武汉市肺科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

9广东省中医院呼吸危重科;

10武汉市雷山山医院传染病科;

11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呼吸危重科;

12台湾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研究所.

通信:南山钟。广州市沿江路151号,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所,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临床研究中心。电子邮件:nanshan@vip.163.com 。

2020年5月20日提交。2020年6月15日接受出版。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已导致全球870多万实验室确诊病例和46万人死亡(1)。很少有疗法能够迅速改善呼吸系统症状和预防疾病进展。导致该病毒感染患者呼吸困难和疾病进展的一个重要机制COVID-19可能增加患者的呼吸因为加剧气道阻力(2)。吸入氢气/氧气的混合气体(氢氧混合气)可能有一个角色治疗COVID-19时考虑到减少阻力与室内空气通过气道。

试验方法

我们于2020年1月21日至3月23日在中国7家医院实验室确诊的COVID-19患者中开展了一项开放标签多中心临床试验。这些患者年龄在18-85岁,在入院和登记时都有呼吸困难。试验注册:www.clinicaltrials.gov, No。NCT04378712。

由于疫情的紧迫性,该试验未采用随机化方法。由主治医师将患者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在标准护理基础上,治疗组患者吸入氢氧混合气(66%氢气;使用氢氧发生器(型号为AMS-H-03,上海潓美医疗有限公司)经鼻腔插管,供气量6 L/min,直到出院。对照组患者接受标准护理(氧疗)直到出院。

临床评估包括呼吸困难、咳嗽、胸闷和胸痛的五类量表、四类普通量表(0:无;1:温和;2:温和;3:严重;4:非常严重)和不良事件,分别在入院时、登记时、第2天和第3天以及出院前一天(治疗结束)。

主要终点是疾病严重程度改善的患者比例(至少通过一个量表)。次要终点包括氧饱和度和症状量表的基线变化。

所以数据均使用R软件3.5.1进行分析。数据采用计数资料汇总,卡方检验或Fisher精确检验进行比较。计算相对风险(RR)和95%置信区间(95% CI),以反映治疗组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连续变量采用均数±标准差表示,比较采用独立t检验或Wilcoxon秩和检验。检验均为双侧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研究结果

在633名筛查患者中,因为在登记时没有呼吸困难,治疗组215名和对照组328名被排除。剩余90名受试者,分为治疗组44例,对照组46例。吸入氢氧混合气和氧时间分别为每天7.7小时和24小时。

吸入氢氧混合气后,患者病情在第2天明显好转(20.5%比2.3%,P=0.019);治疗组和对照组相对风险分别为: 9.0和3。氢氧治疗结束是病情好转70.5%(对照组31.8%)。

 (图1)呼吸困难评分改善,氢氧治疗组治疗第二天为50.0%,对照组为23.9%。氢氧混合气治疗能改善胸闷和胸痛。氢氧治疗组在第2天和第3天咳嗽量表的改善均显著。

吸入氢氧混合气后,静息氧饱和度改善更明显

 

 

 

图1研究设计及主要治疗效果。红色为氢氧吸入治疗,蓝色为吸氧对照组。相差多数说明氢气治疗的效果

 

03.jpg

表1不同时间点的主要和次要终点的治疗效果 

将结果测量作为连续变量进行分析时,也发现类似的结果。在氢氧混合气治疗组中,无论基线疾病严重程度如何,在治疗结束时,呼吸困难量表的改善都更显著。吸入氢氧混合气少于中位持续时间(64小时)的患者仍然能表现出持续显著改善。

最常见不良事件是咳嗽加重(治疗组6.8%;对照组为8.7%,治疗组为2.3%;对照组21.7%)。实验室异常少见(治疗组2.3%;对照组13.0%)。未报告严重不良事件。

讨论

这是首个验证氢氧混合气吸入对COVID-19患者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多中心随机临床试验。临床益处可能归因于氢氧混合气能降低吸气阻力,呼吸空气或氧气对于呼吸道可能狭窄的患者来说,呼吸阻力相对比较大。COVID-19患者经常出现呼吸困难、咳嗽、胸痛和痛苦,和氧饱和度下降, 现有其他的疗法并不能迅速改善。氢氧混合气的治疗效果在第2天和第3天就变得显著,大多数呼吸系统症状的改善持续到治疗结束。

氦氧混合气吸入可改善成人和儿童的呼吸困难和降低呼吸道阻力。但由于成本效益较低,氦氧混合气未被推荐用于常规临床使用。氢氧混合气可通过直接电解水,使用商业上可获得的仪器,这使得家庭和医院的临床应用成为可能(特别是在严重缺乏氧气供应的医疗机构中)。无论疾病严重程度如何,氢氧混合气吸入特别适合缓解COVID-19患者的呼吸困难和其他呼吸症状。

由于研究的紧迫性,我们的研究受到了开放标签设计和可变吸入氢氧混合气时间的限制。我们既没有随机分配因紧急情况导致的COVID-19患者,也没有匹配患者的倾向性评分,这可能导致选择偏倚。吸入氢氧混合气的方案是根据经验建立的,值得优化。尽管如此,吸入氢氧混合气可能被认为对呼吸困难的患者或在设施中没有足够氧气供应的患者有用。

相关阅读:钟南山向全球分享抗疫经验强调氢氧呼吸治疗机的功效

■氢的传奇网:极大的降低保健和治疗费用、随处可得的健康秘密就是吸氢气+饮用氢水!添加微信18072388169了解吸氢机的内部优惠价格和使用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