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素杯 蜗品富氢水杯、科力恩吸氢机将给家庭保健与预防带来革命性影响!

水素杯 > 氢气呼吸机>>新书《氢气控癌》问世前一点感想:“神奇” 出自人心和人文

新书《氢气控癌》问世前一点感想:“神奇” 出自人心和人文

来源:广东徐克成关爱健康 编辑:James&Ani 时间:2019-02-18 10:58:48

主编《氢气控癌》的工作临近结束了。春节前,2019年1月31日,我在上海家中随意地翻动电脑中书稿的各个章节,心里不免有些慌乱起来:这本书发行出来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批评?

徐克成教授

配图来源于网络

我在心中假定各种反应,最大的可能是:“这些是个案,循证医学证据的级别不高!”或者:“ 这么简单的氢分子,有那么神奇吗?”

我并不怕批评。知识来源于不断质疑。问题是要敢于做最真实的自己。对所有的病例,不管是“普通”的还是“神奇”的,我均亲自(不是助手)拜访过,包括到他们家中访问;对各种治疗,如实记载;对疾病及其康复“反应”,均有病理、影像学和生化学证据。而且,在“后台”,记载了病人的姓名、地址、电话、微信或邮件地址。他们虽然不在医院内吸氢,并非立足于“治疗”,但他们均有住院和治疗的经历、各种检查的纪录,可以接受查考。

个案也是循证!循证医学的核心思想是:医疗决策应尽量以客观证据为依据,不是照搬“指南”。是否重视、研究这些个案,是“人心”问题。

正在写上述这段话时,手机响了,钱博士发来微信, 说一位70多岁的晚期卵巢癌患者,自行吸了几天氢(气),肿瘤标志物均下降了。她因为肠梗阻,接受了肠造瘘。因为病情重,没有接受过任何抗肿瘤治疗

再了解,患者是卵巢癌术后复发,曾做过几十次化疗。目前肝多发性转移,累及结肠,引起肠梗阻;还有输尿管梗阻和肾功能损害。吸氢前,血清CEA、CA19-9、CA125 和CA153 全部升高10-20倍,现在下降30%-40%。肌酐也由450 降至270 。

我为这位老太太的改善感到高兴。临床上,常常有意想不到的个案出现。氢气对癌症有控制作用,在动物实验和细胞学实验中已得到证实,这是氢医学的重大发展。许多癌症患者,特别是常规治疗失败,或因为全身情况差或合并其他疾病,无法接受常规治疗者,自己“居家”吸氢,试图获得“康复”,作为医生,是可以理解的,也为他们获得改善,甚至出现“神奇”的康复,而十分高兴。

“神奇”不仅仅见于吸氢后。一次我上专家门诊。一位老太太带着外甥来到我面前,紧紧握住我的手,说她不是来看病的,是代表她的女儿来向我表示感谢的。原来一年多前,她和女儿来找我看病。女儿患膀胱癌肺转移,武汉那边医院说没有治疗了,叫她回家。我为她开了中药带回去吃。如今,她女儿“完全好了”,天天上班,十分忙碌。我很欣慰,马上记下她的电话,拍了照片,说将来争取去武汉看她们。

我不是“中医”,只是有兴趣。我开的方子都很简单,是带着西医的观点和现代医学的研究结果去开的。一般均是参照汤钊猷院士书中介绍的“松友饮”,里面主要是5味中药。已有10几篇研究该方剂的文章发表。

记得2016年11月9日,我在门诊看到一个肝癌患者,姓孔,据说是孔子第75世孙。深度黄疸,大量腹水,CT上肝脏里都是癌瘤,最大的10厘米,合并门静脉癌栓。肝功能衰竭,胆红素高达234,转氨酶520,白蛋白仅有27克。按我经验,他活不过一个月。我为他开了6味中药(松友饮+),让他回家煎服。4个月后,2017年3月4日,他再来到门诊,我几乎不认识他了。黄疸腹水都消失了,换了一个人。再看他带来的CT,肝肿瘤还存在,也未进展。 他说一直服我的中药,没有做其他任何治疗,每天开车100多公里去东莞上班,很高兴,也很感恩。后来2年里,他经常来开中药,很好地“与癌共存”。

以上这两例均可称为“神奇”个案了。

但是,对这样几乎失去所有治疗可能性的患者,在接受某一种治疗而出现改善,怎么寻找“循证医学”证据呢?

我几乎每天总要接诊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他们中大部分是各种治疗用尽,将我院作为最后“一站”。为他们治疗,我的心常常“悬”着,忧虑的往往不是“寻找证据”,而是能不能让他们出现“神奇”,放下我的“心”。也许这就是“人心”,人的“初心”。

其实,提出循证医学的美国从来没有忽视“神奇”个案。2015年,美国前总统卡特患了黑色素瘤伴脑转移,接受了一种药物治疗,四个月后,磁共振检查显示脑转移神奇地消失了。这一“个案”在美国被近百家媒体报道。尽管文献中,接受这种药的黑色素瘤脑转移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仅为9.9个月(Br J Cancer 2017),常见的非小细胞性肺癌患者治疗后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分别仅6.0 和2.6 个月(JImmunother Cancer 2018), 尽管花费以“数万”计,但这种药仍然被许多国人热捧为 “总统神药”。

必须承认,这种“神药”的发明、问世和应用,是肿瘤治疗学的革命和突破。我感慨的是人们的心态和文化。这里涉及两个问题:

第一,个体生命和“循证证据”,哪样重要?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活得有质量。“医者父母心,杏林天使情”。任何治疗的目的不仅仅是成就“证据”的采集,而且,更重要的,是成就“硬道理”。如果一个患者,尤其那些按照循证医学“指南”治疗无效的晚期癌症患者,接受简单、价廉、无痛苦的治疗后,出现“神奇”效果,为什么不值得重视、研究呢? 医学的神圣就在于在护卫生命中创造“神奇”。

几十年前就是好朋友的王吉耀教授,是她在20年前最早地将Evidence-based medicine 一词翻译为“循证医学”引入中国。她指出:片面强调证据的重要性并非循证医学的初衷,证据是重要的,但对做临床决策是不够的。她提出:“在给患者治疗做决策时,医生必须根据临床经验,在考虑患者不同的环境条件下,将证据和患者价值观及意愿相结合,即共同决策(shared decision making,SDM)” 从王教授的以上叙述,不难看出循证医学和维护个体生命的高度统一。

第二,技术和产品“进口”的和“国产”的,哪样重要?我们欣赏、学习世界研究成果,主张“洋为中用”,但绝不能“自我虚无”,也要“中为洋用”。早在1924年上海医科大学创始人颜福庆教授就主张:“西医必须大众化、中国化。大众化和中国化不应该依靠外国医生,而应该由中国的医生自己来完成。”著名肿瘤学家汤钊猷院士提出“汇东西方思想精髓,发展中国特色科技”,倡导“中国式控癌”(引自《西学中,创中国新医学》)。

无论是氢气控癌的实验研究,还是“松友饮”的应用,均出自中国;本书中的“居家吸氢”患者,全是国人,产生的结果全部来自我们中国医生的实践。

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身为一名中国人该有中国人的自信,是中华民族发展和壮大的思想精髓。这也是我热衷于“氢气控癌”的初心。

第一个问题属于“人心”,第二个问题属于“人文”。面对那些常常把我们作为“最后希望”的癌症患者,虽然他们的状态常常让人心碎、 心揪、无奈,但相信:只要我们有那颗热“心”,和中华民族的“文”,我们就有可能出现“奇”——神奇的结果。

写完上述文字,似有如释重负。站起身来,凭栏望去,不足百米外的苏州河,河水碧绿,河面海鸥错掠 ,水中鱼虾出没,河边款款垂柳,婀娜多姿。短短几十年,苏州河变得如此风光旖旎,美丽动人, 旧时废水、废物、废气充积“黑河”的身影已无踪迹。苏州河的巨变书写了上海历史上神奇般的回天之举。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医学的发展必将出现很多“神奇”。再次翻阅《氢气控癌》全稿,我感到欣慰,觉得做了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氢医学太年轻了,对人类的贡献刚刚开始!研究氢医学,任重道远!

徐克成

2019/2/1于上海苏州河边

标签:氢呼吸   原理  新闻

水素杯品牌推荐(自己家人朋友都再用的,经过检验的)

蜗品富氢水杯怎么样,她的极致端庄与典雅令人窒息

水轻轻水素水杯好吗:女生们的那些烦恼

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原理、参数、使用方法

★富氢水杯相关书籍

巴特曼博士:水是最好的药

水是最好的药Ⅲ

富氢水杯:世上最伟大的健康发现《水这样喝可以治病》

水与健康

★吸氢机治疗癌症相关书籍

徐克成:与癌共存

徐克成:践行中国式控癌

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

★富氢水杯吸氢机图片欣赏

蜗品氢popo商务E款

蜗品氢popo商务E款富氢水杯

 

蜗品氢POPO富氢水杯

蜗品氢POPO富氢水杯经典款

 

科力恩纯氢吸氢机

科力恩纯氢吸氢机